www.junben.com
 
 走进君本
 君本团队
 业务领域
 费用计算
 案例文章
 招贤纳士
 
联系我们
电话: 010-65920262
010-65926472
010-51165127
传真: 010-65920269
地址: 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71号-2号1109室
 

诈骗罪数额调整后,合同诈骗罪的法律适用2011-12-09
 

北京君本律师事务所 武云亭

【按】《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自201148日起施行后,合同诈骗罪中“数额较大”“数额巨大”“数额特别巨大”的标准,是继续参照《96年解释》、适用新《解释》,还是最高人民法院另有司法解释呢?一时成了办案人员尤其是律师、特别是刚刚执业的不久的年轻律师和非刑事专业律师的困惑。本文试析之。

201131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了《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以下简称《解释》),自201148日起施行。《解释》将诈骗罪“数额较大”、“数额巨大”、“数额特别巨大”的标准分别调整为“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、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、五十万元以上”;并授权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、人民检察院可以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,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,共同研究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,报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备案。在《解释》施行同时,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《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以下简称《96年解释》)废止。

需指出的是,1997年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(以下简称《刑法》)对诈骗类犯罪作了重大修改,将合同诈骗从普通诈骗中分离出去,另立罪名,同时对8种金融诈骗犯罪设专节作了集中规定。考虑到《96年解释》虽然出台在先,但基本上能够适应1997年《刑法》修订后打击诈骗犯罪的需要,此后最高人民法院未就诈骗罪出台新的司法解释,司法机关办理诈骗案件一直是参照适用《96年解释》。

然而,《解释》第一条明确规定,这一调整是针对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“诈骗罪”而言的。那么,《解释》施行后合同诈骗罪中“数额较大”、“数额巨大”、“数额特别巨大”的标准如何确定呢?是继续参照《96年解释》、适用本次《解释》,还是最高人民法院另有司法解释呢?一时成了办案人员尤其是律师、特别是刚刚执业的不久的年轻律师和非刑事专业律师的困惑。

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人员称,起草《解释》之初,曾将合同诈骗罪、金融诈骗犯罪亦纳入《解释》。后在征求意见和研究过程中,一些部门提出了不同意见,经研究认为,将合同诈骗罪和金融诈骗犯罪纳入《解释》的时机尚不成熟,故《解释》仅针对《刑法》第266条规定的诈骗罪作出规定。同时,可以确定的是,最高人民法院至今尚未就合同诈骗罪和金融诈骗犯罪制定司法解释。那么,合同诈骗罪、诈骗罪、《解释》、《96年解释》的关系如何理顺呢?最高人民法院有关人员称: 1997年《刑法》施行前,合同诈骗并未单立罪名,而是诈骗罪的一种,因此,《96年解释》为二者规定了同样的定罪量刑具体标准。《解释》对诈骗罪定罪量刑标准作了新的规定,而有关合同诈骗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则尚无新的司法解释作出明确。考虑到诈骗罪与合同诈骗罪在性质、危害方面的类似性,对合同诈骗罪的定罪量刑如果仍参照执行《96年解释》,势必会出现罪刑失衡问题。《解释》出台后,合同诈骗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应参照《解释》的有关规定执行。

需进一步指出两点:

一、《解释》自201148日起施行,但在此之前的2010101日,最高人民法院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试行《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(试行)》,意见对诈骗罪的量刑起点、基准刑确定做了规定。鉴于此前诈骗罪和合同诈骗罪在“数额较大”、“数额巨大”、“数额特别巨大”的标准的一致性,实践中合同诈骗罪的量刑起点、基准刑确定多与诈骗罪的量刑起点、基准刑确定操作相同。鉴于前述,《解释》出台后,合同诈骗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应参照《解释》的有关规定执行,办案人员尤其是律师在提出量刑辩护意见时,可直接参照调整后的数额,根据自首、认罪、退赃或其他量刑情节调节基准刑,并综合考虑全案情况,依法给出确定宣告刑的量刑建议。

二、在《解释》施行前的201057日,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,印发了《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(二)》的通知(公通字[2010]23号)。通知第77条规定: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在签订、履行合同过程中,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,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,应予立案追诉”。这里的“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,应予立案追诉”的规定,显然比《解释》的入刑标准“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”要宽了许多,显示出了各部门在法律态度上的不协调。这一不协调局面,在得到统一解释之前是难以改观得了!但好在这是公检法三家的事情,作为辩护人的律师,可以不予理会!

还需要坦白一点,那就是从以上操作情况看,诈骗罪和合同诈骗罪在“数额较大”、“数额巨大”、“数额特别巨大”的标准是一样的,其相应的量刑规定都是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;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”。那么,1997年《刑法》修改时将合同诈骗从普通诈骗中分离出去,另立罪名的实践意义是什么,仅仅是因为其发生“在签订、履行合同过程中”这一特殊场合,因为犯罪构成理论的不同而区分吗?在浩如烟海关于两者区别的文章中,本人没有找到答案,恭请指教! 

 

 

附:引用及参考资料如下:

 

 

1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

第二百二十四条

第二百六十六条

2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关于印发《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(二)》的通知(公通字[2010]23号)

第七十七条 

3、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《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法释〔20117)

4、最高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(试行)》 (法发[2010]36)

5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 国家安全部 司法部《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(试行)》法发〔201035

6、最高人民法院胡云腾、周加海、刘涛《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的理解与适用

7、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(试行)》实施细则

8、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建立量刑指导规则的调研报告》

9、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》法发[1996]32

10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公安局《关于八种侵犯财产犯罪数额认定标准的通知》(京高法发〔1998〕第188号)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商事法务产品
商事法务行动
商事法务理念
客户推介
最高人民法院
More...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登录入口
携手君本 君子务本